聚信立:英国庆祝武装部队日

文章来源:搜航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16:38  阅读:4939  【字号:  】

第二天,他们走在森林里,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的缝隙照在它们身上,驱赶了夜晚的寒冷,舒服极了。他们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感觉危险正在向他们逼近。突然,扑通一声,他们全都掉进了猎人的陷阱里。只见洞口又大又深,菲菲准备爬出去救大家,可是,才爬了两三步,就滑下来。没有办法了,菲菲急得抓耳挠腮,露露急得嘎嘎直叫,鹏鹏急得直拍翅膀,乔乔急得上蹿下跳,只有蓉蓉若无其事。只见他围着陷阱底部,坑兹坑兹地挖起来。大家睁大了眼睛,只见,它不一会儿就挖了一个斜洞爬到了地面上。他抛下了一个树藤,陷阱里的动物们一个一个拽着树藤往上爬。不一会儿就全上了地面。

聚信立

那还是暑假里,我随爸爸、妈妈去了趟外婆家。外婆家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山区,那里山清水秀,风景非常优美。到外婆家的第一天,我就闹着要去村里的学校看一看。几年前来外婆家,我也曾多次去学校玩耍,那时年龄小,没有什么感觉,可这一次走进学校,我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小小的土坪操场,一个木棍制成的旗杆矗立在操场的最前端,另一端是一个旧的篮球架,整个操场看上去非常单调;操场一侧是沟坡,另一侧是四间陈旧的红砖房子,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望进去,几张简陋的老式课桌和长条板凳摆放在里面,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显得孤独寂寞,教室前面的灰黑色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大字祝同学们暑假快乐!妈妈,你小时候也在这里上学吗?那时学校也是这个样子吗?我禁不住一连串地问。是呀,你看妈妈当年的学习环境多差呀!全校就两个老师,多少年了还是这个样子……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和我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小男孩,我没有再听妈妈感慨,便和小男孩跑到操场上玩了起来,我们玩了很久很久,我告诉他我来自郑州,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长大了,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出去打工挣钱,分手时,我问他:你不想上大学吗?他听了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傻傻地一笑,便飞快地跑了。

所有不漂亮的女孩,不要为你长得不漂亮而自卑,即使你不漂亮,但你仍然可以做一个小天使,自由自在的生活。

曾经有人实验过,把古诗翻译成一篇英语短文,接着再翻译成中文,就会表达出两种不同的意思。诗歌对于我们来说,难道仅仅就是最后一个字押韵吗?难道仅仅就是代人名吗?错了,全然错了。诗要写出作者自己的真情实感,是悲?是喜?是酸?是甜?好诗好词可以传承,可以激励后人。博大精深的中国古诗,是我们炎黄子孙的骄傲。同学们,就让我们肩负起延续古诗文明的重担,一起努力吧!

我们还都有一个古代外号,我是赵王,高婧怡是蔺相如;荆宁是秦王;马永丽则是扶苏。我拿荆宁的外号开玩笑:秦王=芹菜!那么,他儿子是芹菜馅包子,女儿嘛!就是芹菜陷饺子!说完,我和高静怡就笑的前仰后合。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大街上小孩开的汽车横冲直撞,到处都是臭味熏天的垃圾。耳边不时传来小朋友们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的声音。我鼻子一酸,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快回来吧,我好想你们!没有你们的世界一天也不得安宁,没有呵护,没有有关爱,没有秩序。突然,一阵凉爽的风吹到我身上很舒服,我扭头一看所有的爸爸妈妈们都回来了,小明是妈妈在叫我,妈妈正张开双臂向我跑来。我和爸爸妈妈抱在一起高兴地蹦呀、跳呀,唱着欢快的歌。

我们正打算去帮助这个老奶奶,一个大叔一把拉住了我们,说:别去扶她,你扶起了她,她会说是你推她的,然后就狠狠地敲诈你一大笔医药费。听着大叔语重心长的一番社会现状教育,我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可是,看着老奶奶的痛苦表情,我心里那滋味,唉,别提有多不好受了。




(责任编辑:幸寄琴)